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牡丹苑 > 行业快递>牡丹品种联姻 见证两国友好往来

牡丹品种联姻 见证两国友好往来

洛阳美术馆 2015-04-14 19:22:32 文章来源:    我也喜欢
  

 

                                                                                                                                                                                                                                                         

  1 中日友好交流,日本牡丹落户洛阳

            很多人知道,咱们洛阳和日本的冈山市、须贺川市和橿原市,分别于1981年、1993年和2006年结为友好城市。据王泳梅回忆,早在1981年前后,洛阳就和日本交流过两次牡丹,这些牡丹当时都种在了王城公园。

              87年,21岁的王泳梅毕业后到王城公园工作,当时公园里有块被大家称为“三角地”的试验田,日本牡丹就种在这里,技术人员在此进行牡丹新品种的培育,她也跟着从事育种工作。王泳梅说,当时,从日本的友好城市交流来的牡丹有20多株,但这些日本牡丹和当时的洛阳牡丹有很大不同。首先,日本牡丹花色十分艳丽,而且花期晚、花期长,特色明显;其次,和咱们传统的洛阳牡丹有些花头藏于叶间,比较含蓄相比,日本牡丹花头直立,盛开于株丛之上,观赏效果好。日本牡丹花型以菊花形、平头居多,而洛阳牡丹则很多花瓣繁多,有些皇冠形或绣球形的“起楼”牡丹,花朵层层叠叠,更显雍容华贵。其实,那些日本的牡丹最初是从洛阳传过去的。”王泳梅说,公元724年至744年,洛阳牡丹通过遣唐使传往日本,后经过长时间的培育和进化,现在,日本的许多城市都有规模很大的牡丹园,如东京的阿部牡丹园、奈良的长谷寺牡丹园等,牡丹的栽种规模也仅次于中国,日本人对牡丹的珍爱仅次于樱花。

     2 培育牡丹新品种,让其兼具两国牡丹之优势

中日培育的牡丹各有千秋,如何把日本牡丹观赏性强等优点“植入”洛阳牡丹中?王城公园的技术员们在杂交培育过程中,就有意突出日本牡丹的优势,那些花色艳、花茎长的日本牡丹成为他们的首选。王泳梅说,在杂交育种时,母本的影响大于父本,于是他们把日本牡丹作为母本,进行人工授粉,以期收获种子,培育出后代。

        王泳梅说,牡丹单花开花过程有初开、盛开、谢花三个阶段。当花瓣微微张开的时候,雄蕊已经成熟,等到花瓣完全张开进入盛花期,此时柱头上分泌大量黏液,这就是人工授粉的最佳时期。在具体操作时也十分讲究,例如,粉红色牡丹品种和深红色牡丹品种杂交可使花色加深至桃红色,白色加白色会使花色更白,黑色加黑色会使花色更黑等。另外,新品种的花色、花期、抗旱性等都是他们育种的方向。刚到王城公园上班的王泳梅,还是个21岁的姑娘,正是爱美的年龄。每年4月牡丹花开时,她每天一大早就要在牡丹丛间采集花粉、授粉等,辛勤劳作。“过程虽然辛苦,但每年通过你的辛勤劳动,花开得很好,那种成就感就会让你忘了过去的劳累,而且很踏实。”王泳梅说。

       3 中日交流牡丹结硕果,寻访当年那些牡丹花

       每年8月,牡丹进入结种时期,和普通品种相比,这些经杂交培育的牡丹花的种子显得尤为珍贵。有时,一朵花上能收集到十几粒种子,有的则颗粒无收。

      这些宝贵的种子,既是技术人员朝夕辛劳的凝结,也是开启牡丹新品种多性状探索的资源。

     王泳梅说,当时,他们曾把一批种子送到郑州的一个实验室,希望通过同位素辐射技术,让这些种子产生基因突变,进而改善牡丹新品种的性状。

     诸多的努力,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在十几年时间里,技术人员培育出来了满园春、蓝天、洛女妆、阳红凝晖、洛神、墨楼藏金等20多个新品种。

       1995年牡丹花会期间,我市专门邀请中国花卉协会牡丹芍药分会的王莲英教授等组成专家鉴定小组,先后鉴定出牡丹新品种30余个,其中王城公园就有24个,这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洛阳牡丹鉴定品种数量最多的一次,一些新品种牡丹让全场惊艳。

        近日,《洛阳晚报》记者来到位于王城公园玉带桥南侧的紫云天香台,这里还保留着当年培育出的牡丹新品种。在最下面一层的花坛里,我们看到了当年培育的新品种蓝天。作为早开牡丹品种,蓝天已经完全盛开,数朵硕大的粉红色花挺立在花枝之上,在周围尚未开放的牡丹中煞是显眼。 

           王泳梅说,蓝天就具有典型日本牡丹花朵直立、花型整齐、花量大的优势,而且花瓣繁复,兼具了花型、花色双优的特点。另外,在紫云天香台里,王泳梅还找到了当年又一个新品种洛女妆,这株牡丹遗传了日本牡丹花期较晚的特点,仍然含苞待放。

     4 没有“名分”的牡丹,也在静静绽放美丽

        “当年只确定了20多个新品种,剩下的牡丹花怎么处理了呢?”对于这一问题,王泳梅说,没有被评上新品种的牡丹,大多数当了绿化品种,那些代表性强的,都被安置在了公园桥北的牡丹地内。

       在王泳梅带领下,我们穿过公园里的玉带桥,在动物园猴山西北侧的一个花坛里,看到了许多正在开放或者待放的牡丹花。

    王泳梅指着这些牡丹说,它们就是当年那些没有被评上新品种的牡丹,他们选了一部分保留下来,种在了这个花坛里。

     《洛阳晚报》记者看到,这些牡丹也是姹紫嫣红,十分美丽,只是其中大部分花瓣比较单薄,缺少了一些其他牡丹的雍容华贵。

       王泳梅说,这些牡丹当年之所以没有被鉴定为新品种,主要是因为它们的优势不够突出。“也不是说它们的品种就一定不好,也可能是当时评定时它们已经开败了,或者是它们的花色、花型不突出。”王泳梅说。

 这些牡丹也有优势,其中有些牡丹植株很大,有株上面竟然长出百十朵牡丹花,怒放的花朵俏立枝头,看起来十分耀眼。

        尽管这些牡丹伫立在不起眼儿的地方,但它们依然努力顽强地开放着,为公园增添美丽。

 

上一篇: 洛阳隋唐百戏城文化产业园:大马戏演艺中心 牡丹文化节开放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文章:

热点新闻

图片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