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牡丹游 > 河洛文化主题游>天津桥

天津桥

洛阳美术馆 2015-04-14 19:41:35 文章来源:    我也喜欢
  

 

 

 


 

天津桥

天津桥为隋唐洛阳城中轴建筑群七天建筑之一,始建于,废于元代。初为浮桥,后为石桥。隋唐时,为连接洛河两岸的交通要道,十分繁华。桥上有四角亭,桥头有酒楼。唐代曾将天津桥地段的洛河分作三股,分设三桥,天津桥居中,其北是黄道桥,命名依据的是天文学名词。因此,灼灼临黄道是说天枢立于洛河旁,在日色辉映下光彩闪射

著名的天津晓月为洛阳古八大景之一。该遗址已经考古发现,在今洛阳桥附近。天津桥畔,万国舟帆,南北两市胡人商旅充肆,抬头北望既是煌煌万象神宫,当年神都之盛,着实难以想象。


文物简介编辑

隋唐洛阳城是宇文恺设计建造的,宇文恺将隋唐洛阳城的规划设计完美的和洛阳的山川地貌结合在了一起,真正的达到了天人合一的规划理念。宇文恺果断地改变了中国传统方式左右对称的城市布局,使这座城市别具风韵,把城市的各部分与天子联系在一起。以洛水的流水喻天上的天汉银河,把京城看成天帝的皇居紫微宫,架在洛水上的最大的桥和宫城的南边正门相连,叫天津桥,天津意思是天上疆界上的港,在这儿停、发驶往银河的船:引洛水贯都,以象天汉(银河),横桥南渡(天津桥),以法牵牛。而洛阳的定鼎门大街,连接宫城正门和郭城正南门定鼎门的御道,宽110米。天街有天子之街的意思,对应于天上的天街星座。

隋唐洛阳城的皇城中轴最南正对龙门伊阙,使宫城、皇城的正南门,与龙门、伊阙相对,将宫城布置在都城地势最高的西北,象征居于天之中央的北极星,故而隋唐洛阳城宫城又被称为紫微宫隋唐洛阳城中轴建筑群是中国古代最华丽的中轴线

天津桥是隋唐时期洛阳城南北交通的要冲,旧说它在今洛阳桥东不远处,民国年间在附近建一碑亭,伫立于洛河中央。在今洛阳桥西100米处的洛河河床发现桥基遗址,此系隋唐时期的天津桥真址。

天津桥始建于大业三年(公元607年),原是一座浮桥。古人把洛水誉为天汉,即天河(银河),而洛阳就是天帝的居所紫微宫,天津即天河的渡口,故名天津桥。隋末天津桥被李密起义军焚毁。唐初在原址上重建,并改为石桥,仍称天津桥,又称洛阳桥。天津桥北与皇城正门——端门相应,南与隋唐洛阳城南北主干道——定鼎门大街相接,桥上原有四角亭、栏杆、表柱,两端有酒楼、市集,行人车马熙熙攘攘,络绎不绝。拂晓,漫步桥上,举首可见一轮弯月垂挂天幕,俯首河面波光粼粼,偶尔又传来洪亮悠扬的钟声,这就是号称洛阳八景之一的天津晓月。可惜自宋以后,战火连绵,建筑物大多被毁,天津桥亦未幸免。

天河洛水

天津桥问世之前洛河上已有桥天津桥一出生,就落在了隋朝的怀抱里。大业元年(公元605年),隋炀帝杨广即位后,迁都洛阳。他在汉魏故城以西9公里处重新选址建起新城。新城南跨洛河,面朝伊阙,这就需要在洛河上建一座桥。天津桥的设计者杨素宇文恺,谙风水、懂天象,他们认为洛水就像天上的银河,而洛阳就像天帝的居所紫微宫,如此一比照,在洛河上架的这座桥就取名天津桥。因为天津的原意为银河

地理位置

学者对天津桥的具体位置有争议。在我市出版的诸多历史学刊中,学者们对天津桥的位置一直争论不休:一种说法为,天津桥在洛阳桥东;还有一种说法为,天津桥在洛阳桥西。许多出版物中认为,天津桥紧靠洛阳桥东,站在洛阳桥上往东看,有9个残存的桥墩和一个孤耸的桥亭,那下面就是天津桥的遗址。此说在上世纪考古研究中占上风,但不少学者表示怀疑,理由是《唐两京城坊考》记载:皇城端门之南,渡天津桥,至定鼎门,南北大街曰定鼎街,亦曰天门街,又曰天津街,或曰天街。端门为皇城的正南门,与天津桥相连。天津桥应在洛阳桥偏西的中轴线上,由是推断天津桥在洛阳桥西边不远处。但这种推断一直没有出土实物作为佐证。

直到2000年,我市考古工作者在市区洛河南北两岸向下挖掘,终于在洛阳桥西侧200米处河床下,发掘出了唐宋时期的洛河石堰桥墩。石堰绵延数公里,桥墩下垫有枕木,上铺方石,联以铁腰,于是考古工作者断定此处便是天津桥的位置所在。当时参与发掘工作的我市青年学者霍宏伟,向记者证实了这种推断。他说:天津桥初建于隋,但隋时天津桥用木船相接,实为一座浮桥,多次被毁,不会留下实物。而唐改浮桥为石柱桥,是东都城内连接洛河南北的主要桥梁,如今发现的石堰与桥墩即天津桥之实证。

2历史价值

天津桥创造了我国桥梁史上两个之最经过考古工作者的长期考证,隋天津桥的形象渐渐清晰了:整座

大桥用大船连接,南北一字排开,犹如水中长龙衔接着南北两岸。船与船之间用铁链联结,桥面平整,桥身稳固。桥建成之后,桥上车辆往来,行人络绎不绝,一派热闹景象。据我市史志方家周得京先生考证,隋唐天津桥在中国桥梁史上创造了两个之最,第一,最早用铁链连接船只;第二,最早建造了龟背形桥基作为支撑。

3建桥历史

建造经历

元和郡县图志》记载:隋炀帝大业元年初造此桥,以架洛水。用大缆维,皆以铁锁钩连之。南北夹路,对起四楼,其楼为日月表胜之象。原来,当时桥的两头各建有两座重楼,用来固定铁链。管理人员日夜值班,根据河水涨落调节铁链高低,负责桥梁安全工作。桥建成后,为使高大的楼船顺利通过,桥体还可以自由开合,这在我国古代建桥史上也是了不起的创举。桥北端,正好与皇城的端门相对应;桥南端,与长达5公里的定鼎门大街(当时定鼎门在安乐窝之南)相连,南北通衢,一桥相牵,好不气派。可惜好景不长,该桥建成12年后,李密瓦岗军攻打洛阳,隋将王世充慌忙迎战,双方在天津桥边大战三场,守桥将士的鲜血染红了洛河水,李密一不做二不休,一把火烧了天津桥。这是天津桥第一次被毁。

隋朝命短,不到40岁就被灭了;唐朝命长,寿命将近300年。唐玄宗开元年间,他下旨在隋天津桥遗

址上重建天津桥,建的是石柱桥,又称洛阳桥。桥长三百步、宽二十多步,桥上有栏杆、表、四角亭;桥两端有集市和酒楼。李白光顾的董家酒楼就在桥头。当时他从长安来到洛阳,洛阳地方官为他接风,李白坐车郊游后经过天津桥,吟诗一首:白玉谁家郎,回车渡天津。看花东陌上, 惊动洛阳人。他留恋天津桥的景致,心情格外好,于是又吟道黄金白璧买歌笑 ,一醉累月轻王侯,干脆暂不启程,在洛阳饮酒数月,把王侯功名都看轻了。好一个天津桥,把诗人们征服了。刘希夷来了,写道:天津桥下阳春水,天津桥上繁华子,马声回合青云外,人影动摇绿波中。李益也来了,写道:何堪好风景,独上洛阳桥这里说的洛阳桥其实就是天津桥,一桥二名,名动京城。孟郊也来了,写道:天津桥下冰初结,洛阳陌上人行绝。 榆柳萧疏楼阁闲,月明直见嵩山雪。

天津桥洛河以南,地势平坦;洛河以北,地势突兀,所以人们过桥时,自北往南称为下桥,由南往北称为上桥,这一上一下,景致有了起伏变化,也给诗人们提供了思绪翩飞的空间。白居易歌咏天津桥的诗最多,他说津桥东北斗亭西,到此令人诗思迷,又说莫悲金谷园中月, 莫叹天津桥上春。 若学多情寻往事, 人间何处不伤神。天津桥凌晨的景致最美:晓月挂在天空,两岸垂柳如烟,桥下波光粼粼,四周风光旖旎,城中不时传来寺庙钟声,遂使天津晓月成为洛阳八大景中最静谧的风景。为此,白居易在《晓上天津桥闲望》写道:上阳宫里晓钟后,天津桥头残月前。空阔境疑非下界,飘飘身似在寥天。星河隐映初生日,楼阁葱茏半出烟。此处相逢倾一盏,始知地上有神仙。 北宋灭亡后,南宋建都临安(今杭州),此后洛阳失去帝都地位,国家不再投入巨资修葺天津桥,到金代洛阳桥毁于大火。断桥残础,渐渐湮没在河床之下,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可怜一座名桥,究竟退休于何年何月,史料竟未有明确记载。只是这条躺在河床下的巨龙骨骼终难消尽,到了近代,军阀吴佩孚竟也不忘此桥,在原桥址旁修桥一座,仍称天津桥。

历代记载

大业杂记》载:洛水有天津浮桥,跨水一百三十步(约合216.67),《唐两京城坊考》卷五注曰:系"用大船维舟,皆以铁锁钩连之,南北两端,对起四楼,其楼为日月表胜之象,然洛水溢,浮桥则坏。贞观十四年(640),更令石工累方石为脚。"武则天时,令韦弘机作天津石桥,桥基为龟背形,以减杀流水冲击。唐代天津桥为石柱桥,这一点文献中记载得很清楚。杜佑《通典》中云:其天津桥、中桥石脚。所谓石脚即石墩、石柱,石柱迎水面砌成尖角,可减弱水流对桥柱的冲击,利于泄洪。2000年,考古工作者在洛河北岸挖出顺序排列的4桥墩,跨度均为15米,桥墩均呈龟背形,长20余米,由此估计天津桥宽约20米。考古发掘中还发现,天津桥两岸均以青石为堰,用以拦水,保护河岸。即便是如此坚固的桥梁,也有被冲毁的时候,从唐代到五代,再到宋代,天津桥屡被水毁,屡毁屡建,进入艰难的服役期。

唐宋时期,东都洛水河宽水急,加上只有天津桥两岸砌有石堰,上游洪峰来时,泥沙俱下,裹木挟石,对桥梁和近岸房舍破坏极大。那么,天津桥共几次被毁呢?史书记载:唐高宗统治时期,天津桥共有两次被毁,武则天统治时期有一次,唐中宗执政时天津桥有极大损毁,神龙二年四月,洛水泛溢,坏天津桥,漂流居人庐舍,溺死者数千人。唐玄宗统治时期天津桥又有两次被毁,其中开元二十九年秋七月,洛水暴涨,毁坏了天津桥及上阳宫部分房舍。晚唐时,天津桥遭火焚一次;后唐时,遭遇一次较大水患。这次水患,冲断了天津桥,近河庐舍被毁,官民只好坐船渡河。至当年八月,大水仍不退,渡河人每天都有被淹死的,庄宗李存勖只好写了《以天津桥未通放朝参敕》,发出通告:近水患严重,天津桥迄今未通,往来百官以舟渡河,倾覆者多蹈泥涂,自今日起文武百官可三日一趋朝。这次桥梁中断,造成京城交通困难,几乎让衙署瘫痪,官员无法正常办公,皇帝百官由是感叹京城不可一日无桥。到了北宋时期,洛河又有数次水患,多次冲毁天津桥。宋代也和前朝一样,天津桥屡毁屡修,百折不挠,力保交通顺畅。如今想来:不是天津桥过于脆弱,而是它挺立的时间太长,几百年下来,难免经历风风雨雨。加上古代洛河上游没有水库,无法调节河水流量,洪涝之时,全凭天意——屡毁屡建的天津桥,实际上成了洛阳城洪涝灾害的晴雨表。

历代王朝对天津桥如此看重,是因洛阳多为京城之故。北宋虽然建都汴京,但仍以洛阳为西京。宋太祖赵匡胤立国第二年,就下令重修天津桥,以巨石为桥墩,高数丈,企盼永固此桥。2000年的考古发掘证实:宋代的石堰和桥墩,均以巨大方石垒砌,每砌一层,缝间凿槽,镶嵌铁腰,错缝骈连,形成巨大板块,不易分散变形;桥墩呈龟背形,分散水流的冲击力。

4凭栏咏怀

天津桥

白居易

津桥东北斗亭西,到此令人诗思迷。

眉月晚生神女浦,脸波春傍窈娘堤

柳丝袅袅风缲出,草缕葺葺雨剪齐。

报道前驱少呼喝,恐惊黄鸟不成啼。

洛中春感

白居易

莫悲金谷园中月,

莫叹天津桥上春;

若学多情寻往事,

人间何处不伤神。

 

上一篇: 含嘉仓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文章:

热点新闻

图片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