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牡丹游 > 河洛文化主题游>含嘉仓

含嘉仓

洛阳美术馆 2015-04-14 19:39:23 文章来源:    我也喜欢
  

 

 

 

 

 


 

含嘉仓

含嘉仓,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隋代国家粮仓,位于河南省洛阳市老城北,始建于605年(隋大业元年),主要作用是盛纳京都以东州县所交租米之皇家粮仓,历经隋、唐、北宋3个王朝,沿用500余年,后来废弃。现代考古证实仓城东西长612米,南北宽710米,总面积43万平方米,共有圆形仓窖400余个。大窖可储粮1万石以上,小窖也可储粮数千石。唐天宝8年总储粮量约为5833400石。被称为中国古代最大的古代粮仓。

2014622日在卡塔尔多哈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3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含嘉仓成功入选世界遗产名录

中文名称

含嘉仓

地理位置

河南省洛阳市老城北

占地面积

43万平方米

    

中国古代最大的古代粮仓

主要作用

盛纳京都以东州县所交租米

东西长

612

南北宽

710

1建设沿革

建设背景

隋炀帝迁都洛阳并开凿大运河后,天下交通格局发生重大变化。作为一条生命线,大运河的主要使命就是漕运,漕运最主要的物资就是粮食。含嘉仓是中国古代最大的粮仓,也是大运河最重要的配套设施之一。[1] 

含嘉仓位于隋唐城内,这样的选址,和回洛仓不无关系。回洛仓建于隋朝,位于城外。隋末,天下大乱,李密夺取回洛仓,隋统治者积累了十一年的粮食拱手于李密,洛阳城一时陷入无粮境地。手握粮草的李密底气大增,更让隋统治者恐惧的是,粮食成为瓦岗军吸附民心的资本,大量饥民和缺粮的义军纷纷投奔瓦岗军,瓦岗军一时羽翼丰满。

虽然后来因为多种因素,瓦岗军起义没能成功,但李密抢占粮草的成功战略,却成为另一个有心人的教训范本,这个人就是李世民。李世民看到了粮仓在城外的弊端,他决定在洛阳城内建立粮仓,以免外敌入侵,重蹈当年隋统治者覆辙。这个被李世民精心设计地理位置的粮仓就是含嘉仓,含嘉仓不仅供应洛阳城里的粮食,还起着关东和关中之间漕米转运站的作用,后来,它逐渐取代当时最大的粮仓——洛口仓,成为天下第一大粮仓。[2] 

建造运用

含嘉仓是唐代天下第一粮仓。含嘉仓又叫含嘉仓城,东西宽612米,南北长710米,总面积43万平方米,是隋唐东都城的重要组成部分。唐代建立后,基本沿用了隋代的广通、黎阳、太原等仓,同时又增置了几处粮仓,其中最大的就是含嘉仓。

史家珍说,原来位于洛阳城北的回洛仓,曾是李密、李世民攻打洛阳时争夺的焦点,后因城外粮窖被占据,洛阳终因严重缺粮而被攻破。为了增强粮仓的守卫能力,并保证特殊情况下洛阳城内的粮食供应,唐王朝从隋末战乱中吸取教训,采取了变革措施,将含嘉仓建于都城之内。

同时,唐王朝还规定,东都洛阳以东的租米都先集中在含嘉仓,再由含嘉仓通过陆路运至陕州,含嘉仓因此成为全国最大的粮仓。据有关史料记载,唐玄宗天宝八年(公元749),全国主要大型粮仓的储粮总数为12656620石,含嘉仓就有5833400石,占了将近1/2[3] 

对于含嘉仓的修建年代,专家们有分歧:有人认为含嘉仓与东都同时兴建,也有人认为其为唐代增置。但专家们一致认为,含嘉仓作为仓城使用并发展为天下第一粮仓是在唐代。

专家推测,隋末东都城的粮食不集中,战事起后,城外粮窖被占据,洛阳终因严重乏粮而被攻破。于是,李世民从中吸取教训,将粮食储藏于城内含嘉仓,并随着储粮量的增加,增筑粮窖,含嘉仓才形成后来的规模。

史载,唐玄宗天宝八年(公元749年),全国主要大型粮仓储粮总数为1266万石,而含嘉仓就储粮583万石,占近1/2,是当时规模最大的一座粮仓,被称为天下第一粮仓

隋唐时,每逢关中地区有灾情,中央政府往往迁往水运方便、舟车所会的洛阳,就是因为洛阳有粮。当时洛阳帑藏积累,积年充实,淮海漕运,日夕流衍,而长安府库及仓,庶事实缺,皆籍洛京传输。武则天曾长期居住在洛阳,也因洛阳有粮。[1] 

发掘结果表明,含嘉仓遗址内粮窖的形制、结构等基本相同,最大的口径约12米、深约12米,最小的口径约8米、深约6米,均口大底小,呈圆缸形。当时,人们将窖壁挖好后用火烘干,把草木灰顺势摊在窖底,上铺木板,木板之上铺席子,席上垫谷糠后再铺席子;窖壁也用两层席子夹一层糠,里面装粮食,离地面半米处同样用席子夹糠法覆盖,然后封土,才算完工。

在被发现的粮窖中,除160号窖内保存着一窖完整的粮食外,其余全为空窖。而这一窖粮食足以令世人惊叹:被发掘时,窖里的粮食粒粒分明,有的呈棕色,有的发黄。考古工作者利用仪器检测,发现这些粮食颗粒48%被碳化,52%是有机物。人们在粮窖的木板缝隙中发现的谷子样颗粒,竟在取出的第二天发芽。

方孝廉说,含嘉仓设计的高明,首先在于选址在地势高的地方,这样的地方土质干燥,水位低,利于储粮。更重要的是,这些粮窖的结构十分科学,人们在冬季封存粮食时,用席子夹糠法使粮窖隔湿保温。如此储粮,粮食不易发热、发芽、腐烂,谷子可以存放9年以上不变质。此外,粮食被封存后,当时的人们还在封土上种小树作为监测手段:如果粮食发热、发芽,小树就会枯黄。

含嘉仓160号窖遗址中出土的铭砖记载了储粮的时间、数量、品种、来源、仓窖位置及授领粮食的官员姓名。从发掘情况来看,含嘉仓储粮的主要时段为唐高宗、武则天和唐玄宗时期,而其来源有苏州、徐州、楚州(属现淮安市辖,位于江苏省中部)、润州(江苏镇江)、滁州(古州名,其1992年与滁县地区合并,形成了江苏省滁州市)、隋州(河北邢台)、冀州(河北冀县)、德州、濮州(山东濮县)、魏州(河北大名)等地,可见地域之广,规模之大。[1] 

废弃原因

唐玄宗后,由于大运河水量渐小,加上管理不善,漕运效率下降,粮窖多废弃,含嘉仓的利用率大为降低,160号窖则一直沿用至宋代。专家猜测,该窖之所以满藏粮食,可能与宋末战乱,皇家粮仓突遭变故而被废弃有关。[1] 唐代后期,由于隋唐大运河水量逐渐减小,漕运效率下降,粮窖大多废弃,含嘉仓的利用率也大为降低,宋末战乱被废弃。[3] 

2建筑格局

含嘉仓在今瀍河回族区西北部,北依邙山,南靠老城,居于陇海铁路数条线路之间。

含嘉仓原在隋唐古城的含嘉城中,仓城为长方形,四周以墙围之。南北城墙长615米,东西墙长725米,墙宽1517术,墙高16.5米。仓城面积约为43万平方米。仓城有4个门,南曰含嘉门,北曰德猷门,东曰东门,西曰中门,城内街道纵横,主要有东西街和南北街。

仓城分粮窖区和管理区两大部分。粮窖区在东北部和南部,计有粮窖四百余座,排列有序,南北成行。行距一般68米。窖距为35米,窖形口大底小,最大口径为18米,一般为10116米,最深为12米。建国后,考古工作者发现含嘉仓窖数口,编为160号窖的建有房屋保护,供人研究与观赏,其余均又填平。160号窖,保存了一窖粟(谷子),约有5060万斤。

所有粮窖的形制、结构和建筑程序,完全相同。它是先从地面向下挖一个口大底小的椭圆形土窖,然后用火烤其底和壁,使其焦燥,再在底和壁上铺砌木板、草、谷糠、席等以防潮。装入粮食后,再用席、谷糠、土盖顶密封。这种密封的藏粮方法,解放前的北方不少农村还在沿用。

管理区在城北西部,东西大街之北。从发掘的两个夯土层台基看,1号台基东西长54米,南北宽11米,2号台基东西长68米,南北宽40米,台基边缘有数个可供出入的漫道。

含嘉仓的管理制度极为严格,文献记载:凡凿窖置屋,皆铭砖为庾斛之数,与其年月日,受领粟官吏姓名。(见《旧唐书·官职三》)在发掘仓窖过程中,的确发现了铭砖,又称之为刻铭砖,其砖方形,正面磨光,文字记载有墨书和阴刻两种,砖上内容十分详尽,有粮窖位置、粮食来源、数量、品种、存放日期、管理官吏姓名等等。刻铭砖的发现,可补文献之不足。

含嘉仓储粮数量据《通典·食货》记载,唐天宝八年,备大型官仓的储粮为12656630石,而含嘉仓的储粮就有5833400石(约为25000万市斤)。

根据刻铭砖的记载储粮品种有粟(谷子)、大米、小豆。这与《通典·食货》的记载是吻合的。这些粮食主要来源是华北地区和江南地区的租粟与租米。铭砖上记载的有11州,计有苏州、楚州、冀州、邢州、德州、濮州、沧州、魏州等,主要是通过隋朝开凿的贯通长江、淮河、汴河、黄河和洛河的通济渠以及贯通沁水、淇水和卫河的永济渠运到东都洛阳,纳入含嘉仓内的。

隋唐洛阳含嘉仓在安史之乱时受到严重破坏,但有的粮窖还一直沿用到北宋。

地下储粮,是劳动人民在长期生产和生活实践中总结的储粮方法。这种地下粮仓的最大优点是便于较长时间的保存粮食。文献记载:干燥之地,粟可存9年,米5年,潮温之地,粟存5年,米存3年。(《新唐书·食货志》)有人对含嘉仓160号窖保存的谷子进行化验,结果证明,窖内所存谷子有1000多年了,但至今仍含有50.7%的有机物。可见其储存效果之佳。此外,地下储粮,还具有节约资金、防火、防盗等优点。

含嘉仓的发现,为研究中国古代人民创造的地下粮窑结构和储粮方法,研究隋唐时期对粮食的管理制度,漕运情况和农业经济等情况,提供了重要资料。同时,也为今天的储粮提供了可贵的借鉴。[4] 

含嘉仓位于隋唐东都城东城北,圆壁、曜仪两城之东,也就是今天洛阳老城西北郊。其北依邙山,南靠老城北墙,陇海铁路横贯其间。含嘉仓是隋唐时,特别是唐代东都城内的一座大型国家粮仓。含嘉仓又叫含嘉仓城,是隋唐东都城的重要组成部分,东西宽612米,南北长710米,总面积43万平方米。[1] 

环城北路在隋唐时为水道,宽80米、深12米。当时运粮船只从通济渠渠首北上,经瀍河后由水道西行,穿过里坊区直抵含嘉仓。仓城东南有漕运码头,粮食由此卸船,再由车马从码头运往各个粮窖。[1] 

含嘉仓四周各有城墙和城门,内部有十字形大街,将仓城分为库区、生活管理区和漕运码头区。仓城设有管理机构,各处有驻军严密把守。其中仓城西北角为6万平方米的生活管理区,粮食从北门出城运往长安,也需要经此办理相关手续。[1] 

3文物遗存

含嘉仓刻铭砖:唐代记载仓窖贮粮情况的铭砖。

1970年,在驾鸡沟向阳轴承厂19号地下粮窖出土。长、宽各33厘米,厚6厘米。砖作正方形,正面平整,有刻文10行字,前面几行为含嘉仓东门从南第二十三行从西第五窖,△△苏州通天二年粗糙米白多一万三十五石内右圣历二年十一月八日纳了……”此刻铭砖保存最为完整,文字记录齐全,内容包括有仓窖位置、储粮来源、品种、数量和时间,以及管理人员的官职姓名,是研究唐代粮食管理制度最重要的实物资料。藏于洛阳市文物工作队。[6] 

洛阳博物馆陈列部工作人员齐磊介绍,这块砖长32.5厘米,厚6.5厘米,是1971年在含嘉仓城址内出土的。

通过放大的展示图板,记者对这块砖所记载的内容有了大致的了解:这块砖出土于一座编号为19的粮窖,它的位置应当是东门从南第二十三行从西第五窖,仓窖内所存放的粮食是从苏州租的糙米白米一万三××十五石,此外,砖上还明确记载着存入日期,仓吏姓名等。[7] 

出土有铭砖、生活器皿、炭化粮食等遗物。其中,此次入选大运河申遗的含嘉仓160号仓窖遗址,位于老城区古仓街,该仓窖以保存有大量的已炭化粮食而出名。

20世纪60年代末,焦枝铁路动工兴建。在兴建机修车间时,含嘉仓遗址被首次发现。起初,我们还以为发现的是八角形墓葬。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史家珍说,但快挖到底儿的时候,发现了铭砖,依据上面的文字信息,经考证为古代的粮仓。

后来,随着发掘工作的不断深入,一座大型唐代仓城遗址渐渐展现在人们面前:该遗址共发现仓窖287座,它们东西成排,南北成行,排列有序。遗址南北长700多米,东西宽600多米,四周有城墙和城门,内部有十字形道路,由仓窖区、生活管理区和漕运码头区等组成。

1971年,在报请国家文物局批准后,含嘉仓考古发掘正式开始。此次共发掘了5个仓窖,其中160号仓窖是重点,因为它还保存着一部分粮食。

经发掘,发现含嘉仓遗址内的仓窖形制基本相同,基本为口径12米,最大

的口径约18米、深近12米,最小的口径约8米、深约6米,均口大底小,呈圆缸形。而且,仓窖的选址也十分讲究——地势较高,土质干燥,水位低,利于储粮。

令考古人员惊叹的是,当考古人员挖开160号仓窖上面的土层时,发现里面保存的粮食仍然粒粒分明,糠是糠,米是米,一吹,只剩下米粒,只是颜色有所不同,有的为棕色,有的则明显发黄。后利用仪器检测,发现这些粮食颗粒48%被炭化,52%是有机物。

更让考古人员意想不到的是,当时考古人员在仓窖的木板缝隙中,发现了一些谷子样的颗粒,取出来后第三天竟然发芽了。后送到原洛阳农科所培养,第二年竟长到膝盖高,还结出了果实!

之所以能保存得如此好,在于其独特的建仓方法。史家珍推测,当时人们修建含嘉仓仓窖时,先将挖好的仓窖用火烘干,并把草木灰顺势摊在窖底,上铺木板,木板之上铺席子,席上垫谷糠后再铺席子;窖壁也照此处理,即先用两层席子夹一层糠,里面装粮食,边装边往上升。到离地面半米处铺层席子,席子上一层糠,糠上又是层席子,然后封土,一个粮窖才算完工。[3] 

20世纪60年代末,焦枝铁路动工兴建,在建机修车间时,含嘉仓遗址被发现并发掘。随后,考古工作者在这一带进行了全面勘察和重点发掘,共探出287座粮窖。这些粮窖东西成排,南北成行,排列有序,按其连接情况总共应有400余座。

1971年,国家有关部门开始对含嘉仓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共探出密集且有秩序排列的粮窖287座。[1] 

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隋唐研究室副研究员王炬介绍,据勘察,含嘉仓内已勘探出粮窖287座,其中160号窖保存有约50万斤炭化谷物。“50万斤粮食在当时的生产条件和生活水平下,约合近千农民一年辛勤劳动的果实、数千农民一年的口粮,可见含嘉仓城规模之大,储粮之丰富。他说。据有关史料记载,唐玄宗天宝八年(公元749),全国主要大型粮仓的储粮总数为12656620石,含嘉仓就有5833400石,占了将近1/2[2] 

铭砖的前三个字就是含嘉仓,看到这三个字,我和同事们心情激动极了——这里果真是含嘉仓!除证实了含嘉仓的身份,这块铭砖还记录了出土仓窖的位置、储量重量、存入日期,仓吏姓名等信息。余扶危说,从铭砖记录的内容来看,当时粮食的储存已经制度化、科学化。[2] 

4文物价值编辑

据记载,唐初的皇帝在关中饥荒的年代,率文武百官就食洛阳,得雅号逐粮天子。含嘉仓的兴盛,无疑为皇帝解除了这个雅号,有了含嘉仓,每逢关中缺粮,朝廷可从容调拨。

民以食为天,粮食关系国家生死存亡,是国之大事,粮仓储量的丰富反映了当时社会安定、国泰民安。同时,对于考古而言,粮仓也折射了当时的军事信息,漕运情况,建筑、防潮技艺、粮食管理制度等等。余扶危说,含嘉仓充沛的储粮量是大唐盛世的一个证明。[2] 具有重大研究和观瞻价值。[8] 

5发掘保护编辑

考古发掘

2013年,含嘉仓先后发掘了19座粮窖,其中9座出土有铭砖。铭砖实际上是随同粮食密封于仓窖内的账簿。作为唐朝的大型国家粮仓,含嘉仓是大运河相关的重要文化遗产,是以洛阳为枢纽的隋唐大运河的实物例证之一。[8] 

保护措施

市大遗址办有关负责人表示,我市入选大运河申遗项目之

一的含嘉仓160号仓窖遗址,因保存有大量的炭化粮食而出名。因此,在20世纪70年代的考古发掘结束后,市文物部门就对其进行了保护展示。

此次,为更好地对160号仓窖进行保护展示,助力大运河申遗,我市启动了含嘉仓160号仓窖保护展厅改建工程,将原有的保护棚拆除,再建一座钢架结构保护棚。

该负责人说,新的保护棚为独栋式布局,力求全面展示含嘉仓城的基本格局。改建工程已进入收尾阶段,预计月底完工。[3] 

前石碑上刻着含嘉仓遗址。铁门院内种植花草,建有遗址保护房。保护房内便是含嘉仓160号窖的发掘遗址。[1] 确认含嘉仓存在的铭砖如今就在洛阳博物馆运河中枢——大运河与洛阳的展厅内,它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2] 

20世纪70年代,含嘉仓遗址发掘结束后,洛阳市文物部门对160号仓窖坑口进行加固,并修建了砖木结构的保护房,直到2013年年初,这座保护房已为仓窖守护约40年。

由于保护房内部设施较简陋,3月底,洛阳市文物部门正式启动160号仓窖保护展厅改建工程,在原址搭建起一座钢结构的保护房,这样,160号仓窖无需移步,便可乔迁新居。

出土炭化谷物 160号仓窖成含嘉仓唯一保护展示的仓窖遗址

含嘉仓是唐代著名的官仓,19711月,洛阳博物馆为配合洛阳铁路分局的基本建设,在进行文物钻探时首次发现了含嘉仓遗址。其中,160号仓窖发掘时,窖内还保存有炭化谷物,这使其在已探明的近300座仓窖中,具有重大研究和观瞻价值,成为含嘉仓唯一一个保护展示的仓窖遗址。

由于地处陇海铁路要道,160号仓窖遗址两侧均紧

邻铁路,想要对遗址保护展示,难度极大,不过,市文物部门还是克服了地理困难,除改建保护房,还为160号仓窖搭建了一个小小院落,增建了机房、办公用房、卫生间、花圃等,地方虽然不大,但功能相对齐全,目前已基本完工。[8] 

 

上一篇: 大运河(古代修筑的人工运河)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文章:

热点新闻

图片新闻

猜你喜欢